演员姜亦珊离世:阿斯利康中国总裁王磊:中国式创新正在积极走向全球
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12日 16:41 编辑:丁琼
Aeros 40D SKY DRAGON飞艇长米图片/Aeros公司官方网站 法院的司法拍卖平台如今已经成为许多市民“淘宝”的地方,拍卖物品中除了常见的房产、汽车之外,竟还有一艘评估价为1075万元的“巨型”飞艇。长米,高米,宽米的这艘飞艇仅进行过测试飞行,从未进行正式商业运营。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法院的拍品一般来自于在执行阶段采取强制措施的被执行财产。 近日,在北京产权交易所(下文简称北交所)诉讼资产网络交易平台上,出现了一艘由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拍卖的飞艇。由于首次拍卖时流拍,这艘价值千万元的飞艇还将进行第二次拍卖。 千万元飞艇现身拍卖平台 北交所诉讼资产网络交易平台8月15日组织的公开拍卖中,一则拍卖飞艇信息格外引人注目。拍卖信息显示,这艘飞艇的型号为“Aeros 40D SKY DRAGON”,评估价1075万元,保证金也高达200万元。 评估报告显示,这艘飞艇包括主舱、机翼四个、发动机两台、吸地盘一个、飞艇艇囊(双气囊),飞艇仅进行过测试飞行,并未进行正式商业运营,飞艇零部件保存基本完好,零部件上有灰尘和少许污物。不过在当天的首次拍卖中,这艘看起来还比较新的“二手飞艇”流拍了。 和一些庆典宣传等活动中使用的热气球、滑翔伞以及小型飞艇相比,长米,高米,宽米,艇囊米的这艘飞艇着实算是个“大块头”。 北青报记者发现,这艘型号为“Aeros 40D SKY DRAGON”由美国的Aeros公司生产,在其官方网站上介绍,这款飞艇最多可以搭载5名司乘人员,且经过了美国、德国以及中国的民航部门认证。 飞艇应为被强制执行财产 “这样的大个头想在北京升空恐怕也不容易吧,什么样的公司或者个人会因为打官司拍卖这东西呢?”长期关注北交所拍卖网站的朱先生说,这样的大型飞艇出现在法院的拍卖中令人费解。 司法拍卖中常见的拍品多为房产、汽车等物品,对于高达1075万元的飞艇成为标的物,法律人士介绍说,法院的拍品一般来自于在执行阶段采取强制措施的被执行财产。 对于评估价格的确定,根据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、变卖财产的规定》规定,人民法院对拟强制拍卖的财产,人民法院应当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价格评估。如果被执行人的财产价值较低或者价格依照通常方法容易确定的,也可以不进行评估。 飞艇来自北京的专业公司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表示,这艘飞艇是由他们委托拍卖公司进行拍卖,但未透露飞艇的具体来源。北青报记者检索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登记的信息发现,这艘飞艇来自于昌平。 前天下午,由法院委托代理拍卖公司的工作人员证实,这艘飞艇来自一家北京的飞艇公司,该公司也是美国AEROS飞艇在中国的代理。这家公司在网上的介绍称,飞艇业务主要是在各个城市进行空中广告宣传。 飞艇在空中飞行需要取得民航部门的相应许可,飞行员也需要取得相应的证件和资质。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如何开展飞艇业务,北青报记者试图拨打该公司电话了解运营情况,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 市一中院的工作人员表示,在首次流拍之后,还将委托拍卖公司对这艘飞艇进行第二次拍卖。 文/本报记者 孔德婧 线索提供/徐女士诺奖最年长得主

■ 社论 呼格吉勒图案平反之后,理当对当初办案的公检法全链条追责,查出冤案的真相,追究所有违法办案人员和直接领导者的法律责任。另外,相关部门还有必要彻查并公布呼格吉勒图案平反耗时漫长的原因。 12月15日,备受瞩目的呼格吉勒图故意杀人、流氓罪一案终于有了再审结果,内蒙古自治区高级法院宣判,呼格吉勒图无罪! 案件明显存在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,呼格吉勒图却被草率定罪,送掉性命,这样的悲剧,揭示了刑事司法领域存在的痼疾。呼案为何会发生?无非源于四个因素——盘亘于一些办案人员脑海中的有罪推定思维、有的地方形同虚设的公检法相互制约机制、一些地方对于被刑讯逼供的漠视纵容、政绩驱动下的司法管理和司法评价模式。 呼格吉勒图的冤案终得昭雪,作为一次“迟来的正义”,它终究给蒙冤者洗刷了罪名和耻辱,也给生者带来了些许的慰藉。但纵观本案最近9年来的曲折平反路,我们很难感到欣慰,相反,在呼案本身尘埃落定之际,有必要探寻其曲折平反路背后的原因,打破“冤越深,越难纠错”的怪圈。 2005年,另案被抓的犯罪嫌疑人赵志红主动供述,此案系其所为。按理说,当“真凶”再现,呼案的平反应该很快在司法机关内部主动启动,可即便新华社记者多次写内参,中央领导多次批示,此案的复查一度进展缓慢。现实中,冤案纠错总是走在媒体之后,那些有着专业知识并熟悉案情内幕的当地司法人员,关键时刻当起了聋子和哑巴,类似的情节,在许多冤案纠错的过程中,都不鲜见。 呼格吉勒图案平反是否存在人为干预,我们不得而知。不过,根据媒体的报道,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一些疑点。例如,当2005年赵志红供述了自己是“4·09”案真凶后,原本保留在公安局的凶手精斑样本莫名其妙丢失。呼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曾透露,赵志红交代自己是真凶后,当年主管呼格案的领导,曾私自提审赵志红,也没有跟领导打招呼。赵志红案自2006年开庭后,休庭达8年,虽说在司法实践中,审判超期现象比比皆是,但像赵志红案超期8年的十分罕见。 不管当事司法机关面临怎样复杂的博弈,须知道,杀错人,比纠正普通案件更难,都有违司法公正。这给受害者及其家庭带来的伤害也是最深的。树立司法的权威,让民众信仰法律,不但要依法纠正那些冤错案件,同时也要打破“冤越深,越难纠错”的怪圈。让正义及时抵达,不要让正义在抵达的路上浪费太多时间。 四中全会《决定》提出,对干预司法机关办案的,给予党纪政纪处分;造成冤假错案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呼案平反之后,理当对当初办案的公检法全链条追责,查出冤案的真相,追究所有违法办案人员和直接领导者的法律责任。另外,相关部门还有必要彻查呼格吉勒图案平反耗时漫长的原因,查清背后是否存在非正常的人为干预因素并展开追责,并且向公众澄清具体的疑点所在,给公众一个明晰交代。追责彻底,这是对后来者最好的提醒和警示,不仅有利于防范冤案重演,也有助于打破“冤越深,越难纠错”的怪圈。 相关报道见A06版魔兽世界怀旧服

李斌翔,男,1963年1月出生,中共党员,大学学历,现任新余市纪委行政效能监察室(市政府行政投诉中心)主任,拟任新余市纪委第四工委书记,市委第四巡视组组长。车潇发文

25日,会议召开第一天,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就是选举产生新任中央纪委副书记。下午,十八届中央纪委第四次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,选举产生了新任的中央纪委副书记——刘金国。北京国安

责任编辑:丁琼

热图点击